明式傢俱

關於部落格
原木傢俱
  • 1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打造中國媒體融合的輿論新生態

  ■習近平總書記在我國全面深化改革的元年,強調要強化傳統媒體互聯網思維、利用最新技術推動傳統媒體和新型媒體的融合發展,有著深遠的戰略思考。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推...
繼續閱讀

拯救戰地記者難 追求真相代價高



  本報國際問題資深編輯北大三劍客
  新聞背景
  活躍在伊敘境內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發佈一段視頻,顯示武裝人員把美國記者福利砍頭殺害,以報複美軍空襲。視頻畫面極其殘忍血腥,令人毛骨悚然。
  作為一個有影響力的群體,記者一直是恐怖分子“瞄準”的目標。
  王希怡:“如果你拍的照片不夠好,那說明你離炮火不夠近”。著名戰地攝影記者羅伯特·卡帕的這句話,激勵了一代又一代戰地記者前赴後繼。
  李明波:是的,我們身邊的無數新聞記者都會把卡帕當成職業偶像,夢想著有一天能成為戰地記者。廣州日報就有很多年輕的記者曾經在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敘利亞進行過戰地採訪。
  王希怡:但戰地記者面臨的安全威脅會隨著距離戰火的拉進而增加。
  敘內戰20多名記者失蹤
  李明波:福利不是第一個被恐怖分子殘忍殺害的戰地記者。大家都還記得2002年時,“基地”組織武裝人員就曾在阿富汗用同樣的方式,砍頭殺害了《華爾街日報》記者丹尼爾·珀爾,而且同樣是把視頻公佈在網絡上。
  鄭佳文:戰地記者從來就是一個危險的行業,眼下僅在敘利亞戰場上失蹤的記者就有20人左右。
  李明波:敘內戰爆發以來,敘利亞吸引了大量的戰地記者前往報道,敘利亞也逐漸成為全球記者噩夢之地。美國著名的獨眼女記者瑪麗·科爾文就是在敘利亞遭炮擊身亡的。
  鄭佳文:問題是,戰地記者為了新聞真相付出了生命代價,這個代價值得嗎?
  戰場“模糊”了正義與邪惡
  李明波:代價確實太大。真正進入到戰地採訪會發現,戰爭其實非常複雜,沒有什麼簡單的正義與邪惡之分。像殺害福利的這些恐怖分子,當初綁架福利時,還是一群反抗敘政府的武裝。西方政府是大力支持這些武裝組織的,很多西方媒體甚至把這些武裝分子包裝成“革命者”。現在想想真是可悲。某種程度上說,戰場“模糊”了正義與邪惡。
  王希怡:理論上,記者即使在戰地也只是中立者,讓外面的人瞭解戰爭真相。因此,保護戰地記者的生命安全和自由權利是衝突雙方不可推卸的法律和道義責任。但近年來,現代戰爭似乎逐漸改變了戰地採訪的規則,新聞工作者在一些國家和地區日益成為恐怖分子和武裝分子的襲擊目標。
  恐怖分子為何愛抓記者?
  鄭佳文:這些恐怖分子為何愛抓戰地記者,把槍口對準無辜的記者?
  王希怡:我想這裡面有一個重要原因在於,現代戰爭越來越重視輿論戰,因為輿論發揮的影響力越來越大,甚至能左右政權存亡。控制記者最能夠控制話語權和引導輿論。因此,參戰方不再把記者視為中立者和旁觀者,而是當作打擊目標,或籌碼。
  李明波:還有一點不得不提,有些國家的情報人員或特殊身份的人經常在交戰區冒充戰地記者,影響了戰地記者的形象。像這幾天被“伊斯蘭國”抓獲的一個日本人,自稱是記者,但其實是個私人安保公司的老闆。
  鄭佳文:2012年,曾在敘利亞採訪的英國記者湯姆森差點就被敘反政府武裝設計陷害,當時敘利亞自由軍的一個小分隊曾故意將他的採訪小組引到交火區,試圖讓敘政府軍的士兵射殺他,因為“記者被殺可以大大打擊巴沙爾政權的名聲”。
  李明波:我於2011年在敘採訪時,也曾遭遇類似採訪“陷阱”,幸虧當時敘政府軍的士兵保持足夠剋制,我才僥幸躲過一劫。我當時也有和這些反政府武裝面對面地接觸,當時就能感受到,如果戰地記者不按他們提供的信息報道,他們真能一槍打死你。
  王希怡:儘管理論上戰地記者享有國際人道法的保護,但在現實中對戰地記者的保護並不完善。
  戰地記者容易“上癮”
  王希怡:戰地記者的職業精神不容置疑,也令人敬佩。但另一方面我在想他們的性格中是否具有超常的“愛冒險因子”,使他們註定不甘心過平淡生活,而是嚮往在戰火中追求真相和實現自我價值,甚至覺得越危險的地方越有吸引力。
  李明波:我有過這樣的切身體會,確實能真實地感受到,戰地記者職業確實可以“上癮”的。
  王希怡:像這次遇害的福利,2012年曾在利比亞遭支持卡扎菲政權的武裝組織扣押45天。但他獲釋後又選擇重返敘利亞戰場,可能就像上癮那樣擺脫不了戰地記者的職業魅力。
  鄭佳文:另外一位在敘利亞遇害的戰地記者科爾文,她資格更老,有近30年的戰地記者經驗,從斯裡蘭卡到前南斯拉夫,從伊拉克到利比亞,她幾乎踏遍所有戰場。
  王希怡:我們看到,這些年屢發生記者遇害事件,但事後都不了了之。傷害戰地記者的行為,國際上也缺乏有效的追究手段。這主要是因為無論是各國政府還是國際機構對於戰爭罪的追究在實際操作上都受到很大的局限。
  鄭佳文:拯救這些失蹤戰地記者的手段真不多,繳納贖金或許是唯一的辦法。如沒有贖金,那誰也救不了你。  (原標題:拯救戰地記者難 追求真相代價高)
繼續閱讀

國博再現新疆 兵團60年軍墾史

  本報訊(記者趙婷婷)今年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成立60周年,一場反映兵團軍墾發展歷程的展覽昨天在國家博物館拉開帷幕。
  200多幅攝影作品和160餘件歷史文物,帶人們再次走近兵團,回顧那段光輝歲月...
繼續閱讀

強化責任 落實政策為國防建設輸送高素質高層次優秀人才


  強化責任 落實政策
  為國防建設輸送高素質高層次優秀人才
  本報訊 (鄭州報業集團記者 王繼兵 劉俊禮)昨日上午,市委書記吳天君深入二七區征兵體檢站,調研今夏征兵工作進展情況,並看望征兵體檢工作人員和參檢青年。
  市委常委、鄭州警備區政委劉貴新,鄭州警備區司令員尚守道,副市長吳忠華等一同察看。
  在設於河南電力醫院的二七區征兵體檢站,體檢工作正有序進行。吳天君一行察看了部分體檢科室,看望體檢人員,詳細瞭解體檢工作開展情況和檢查標準、參檢人員身體素質情況,要求體檢人員嚴格把關,確保為部隊輸送高素質兵源。吳天君還親切地跟幾名來自河南交通職業學院、河南建築職業學院的應徵大學生進行交談,對他們立志報國、踴躍參軍的熱情給予充分肯定,勉勵他們認真接受體檢,接受部隊檢驗,在軍隊大熔爐里鍛煉成才。他說,保家衛國是每個青年的責任和義務,也是一件光榮的事情。能夠到部隊鍛煉,是青年人成長進步的寶貴經歷,是提高自身素質的難得機會。祝願參檢青年能夠順利實現心愿,在保家衛國的光榮崗位上實現遠大的人生抱負。
  在隨後召開的座談會上,吳天君對今夏征兵工作給予了充分肯定,並提出了三點要求,一要強化地方黨委政府征兵工作責任。各級黨委、政府要從講政治的高度充分認識做好征兵工作的重大意義和重要責任,主要負責同志要親自研究,親自部署,加強組織領導和統籌協調,嚴格質量標準,為國防建設和部隊輸送更多高素質、高層次的優秀人才。二要加強對公民應徵入伍義務和責任的宣傳教育,發動社會、學校、家庭積极參与國防建設和征兵工作,形成踴躍參軍、參軍光榮的濃厚社會氛圍。三要嚴格落實各項政策,在落實好原有的征兵保障政策的基礎上,完善激勵政策,優中選優,確保圓滿完成今夏征兵任務,為國防建設作出鄭州應有的貢獻。
  (原標題:強化責任 落實政策為國防建設輸送高素質高層次優秀人才)
繼續閱讀

地鐵小知識

  ■盾構過江底,河底,有什麼技術要求?
  盾構專家許工介紹,最重要就兩點。第一、最好一次性能穿過,不然停在江底、河底,停工,很容易出問題。第二、註意埋深(隧道頂部至江、河底部的距離),註意壓力平...
繼續閱讀

英夫婦14年間每年拍攝類似姿勢大頭貼 記錄美好生活(組圖)

  2000年和2001年,菲利普斯與米歇爾正在熱戀,兩人開始拍攝年度合影大頭貼,以記錄他們在一起共同生活的美好時刻。
  國際在線專稿:據英國《每日郵報》7月29日報道,英國男子賈爾斯·佩利-菲利...
繼續閱讀

4歲男孩只是磕碰了一下頭顱內出血差點丟命

  小孩子的一些磕碰,父母一定要重視。3個月前,浙醫二院神經外科主任張建民也遇到了這麼一個小病人。
  4歲男孩鴻宇在公園玩的時候摔傷了,額頭上受傷,沒有明顯流血,受傷後只是想睡覺。到醫院後,再叫他...
繼續閱讀

招維族城管執法 勸老鄉心服口服

  廣州設首個少數民族社會服務管理工作站
  本報訊 (記者陳翔)熙熙攘攘的廣州市陳家祠廣場,是攤販必占之地,以往每天都有幾十檔。城管協管員艾山艾力來了以後,廣場變得清潔有序起來。這要歸功於廣州全新...
繼續閱讀

博湖縣:“數字電影下鄉”點亮鄉民夜生活

  村民觀看露天數字電影
  天山網訊(通訊員王陸斌 馬紅麗 李芸攝影報道)“現在每家每戶都有電視機,看電影是方便了,但是看這種“露天電影”地方大,空氣好,人多熱鬧,感覺很享受,政府搞的這個活動非...
繼續閱讀

毛板船的歷史


  
  (資江流經新化,已成大江大河,航運十分發達 範誠攝)
  2013年5月的一天,我站在新化的資江碼頭,望著滾滾江流,滔滔北去,突然想到了舊時新化的毛板船,眼前恍惚一下子出現了許多的毛板船,在繁忙的碼頭上裝載滿煤炭等貨物,然後一艘艘向下游浩浩蕩盪馳去。
  毛板船是舊時資江河上的一道風景,說起它的歷史,頗有趣味。
  資江從廣西桂林北的資源縣貓兒山發源下來,進入湖南的新寧、邵陽縣,稱“夫夷江”。在邵陽縣雙江口,與另一源頭赧水匯合後,合稱“資江”,為湖南四大水系之一,到此已成大江大河,然後流經新邵、冷水江、新化、安化和桃江等縣市,至益陽市甘溪港註入洞庭湖。
  舊時邵陽、婁底一帶為寶慶府,冷水江市和新邵縣部分是從新化分出去的,所以新化在歷史上地域面積相當寬廣,人口眾多。新化境內又有洋溪、油溪等資江的支流,古代的新化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就依賴著這資江及其支流生存、生活併發展。
  最開始的水上運輸是放排,即將山中的樹木、竹子砍伐下來,晾乾,樹木要剝皮,然後扎成排筏,利用春來水漲,河道寬,流速快的特點,將排筏一扎一扎向下游放去,然後到益陽、岳陽、漢口一帶出售。放排人回來時從下游城市購買一些緊俏商品,挑著擔子返回本地,再變賣出售,便能獲得好的收穫。
  後來發明的船,便開始用木船運輸,這木船可以往返,將本地產的桐油、土紙、農副產品源源不斷向下游運去,回來時將城市的食鹽、絲綢、布匹等運回來。常言道,上山容易下山難,這行船也是一樣,行下水船容易,行上水船就難了。那船載滿貨物,吃水很深,上灘時需要拉縴,一群壯實的漢子,背著纖繩,攀沿在懸崖絕壁上,一步一步攀爬著,那船一點一點向上游行去。所以許多放排的漢子,回來時便給船主拉縴,包吃包住不說,還有報酬。
  後來貨運增多了,那船下去容易,上來太難,於是聰明的寶慶人,又發明瞭毛板船。
  說起毛板船,也許只有老一輩人才知道,那是一段充滿著榮辱與艱辛的歷史。清朝末年到民國,武漢一帶,自洋務運動後,大搞工業,需要大量的木材和煤炭,而新化境內山多地廣,既產木材,又產煤炭,還有鐵礦,如何把本地產的木材、煤炭和鐵礦運到下游去變成錢呢?有人便發明製作了毛板船,將它們源源不斷運往武漢一帶。
  所謂毛板船,就是把上游的大松木、杉木鋸成木板,再將木板簡易拼裝成船的模樣,用馬釘加固,繩索捆綁,再將縫隙填住,不讓進水。這種船,容易製造,也容易拆卸,將煤炭運到下游碼頭後,將煤炭卸下,賣掉;再將毛板船拆卸下來,當木材賣掉;也有連煤帶船一起出售的。這樣,船是不需要撐回來的,減少了許多人力。
  這毛板船造價低,但禁不起碰撞。資江途徑新化下游、安化,下桃江,入洞庭湖,再進長江,沿途許多激流險灘,有些毛板船不小心碰到暗礁,便會造成船毀人亡的慘劇。一般情況下,只有三分之二左右的毛板船能到達終點,有三分之一的船會觸礁破散,煤炭沉入江底,木板便會被下游的水手打撈起來。而駕駛毛板船的人,一部分水性好的,可以奮力游到岸邊,保住一條性命。個別運氣不好的,便葬身魚腹了。
  老寶慶人就是這樣,駕著毛板船,闖洞庭,下長江,縱橫江湖,打下一片天地。至今在武漢的漢口、武昌,以及鸚鵡洲一帶古老街巷,尚有寶慶碼頭、新化碼頭,居住的以新化人居多。
  據新化縣誌記載,清光緒年間,縣內沙塘灣、球溪、爐埠、化溪、游家等地均以毛板船運煤外銷。全縣每年髮毛板船1000艘左右,大宗煤炭、土紙、石灰、生鐵賴此運往武漢,換回糧食、棉紗、布匹,為當時新化商業流通之主渠道。民國25年(1936)3月,發出毛板船300艘,其中觸礁沉沒130艘,損失煤炭1萬餘噸。其餘運達漢口,船貨同售,仍獲巨利。上世紀四十年代,毛板船遠仍然可觀,年平均維持1000艘上下。新中國成立後,煤炭統一經營,毛板船隨之減少。1955年,縣煤炭公司髮毛板船201艘,運煤3.5萬噸。1958年,下游柘溪電站修建,河道受阻,毛板船逐漸消失。
  至此,毛板船已完成光榮的歷史使命,徹底退出歷史舞臺。
  (作者:範誠 湖南經視頻道副處級幹部)  (原標題:毛板船的歷史)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